2月23日 为神学会说话

经文:“我们传扬祂,是用诸般的智慧劝诫各人,教导各人,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。”(《西》1:28

所谓话要说得花哨才会吸引人,不加修饰的言语如素颜,人说话常要拐个弯,要稍加修整才能“见”人,老是直言不讳就被嫌唐突了。

但言语过份修饰是“浓妆艳抹”,所谓巧言令色——说话成了一种掩盖的技巧,失却纯真的面貌。与之相对的是直话直说,这是“蓬头垢面”,像沙发晒在屋前般的开门见山,卧房被搬到客厅的不雅观。

因此,自古希腊以来,修辞学向来都是一门重要的学问,是跟数学一般必要的学科;圣奥古斯丁在悔改归主之前,曾经是米兰著名的修辞学老师,教导学生语言的艺术,算是那个时代无匹的青年才俊。

就是浩瀚的世界,也是神通过“说”而成就的。《希伯来书》写道:“我们因著信,就知道诸世界是藉神话造成的。”(《来》11:3)我们的神“说有,就有;命立,就立”,神的言语是命令,是造成一切的源头。

“这到底是谁?连风和海都听从祂了”(参《可》4:41),门徒纳闷地问道。道成肉身是神成了人,藉著言语,耶稣显明祂的身份。

“一言可以兴邦,有诸?”人问孔老夫子。确实如此,言语是两刃的利剑,有巨大建造或摧毁的能力,大到可以兴邦,也可以灭国。

自古以来,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大都能言善道,他们驾驭言语如刀剑,至终成就了大功,创造了人类的历史;直到现今,西方国家的领袖大都是律师出身,他们口若悬河,靠著说话吃饭;言语也是政客们的利器,用来影响世界的进程。

仅管现今西方政教分离,但文明的两大柱石还是政治与宗教,社会上影响力最大的是律师与牧师,对这两种身份来说,言语的修饰与传递是专长,一般来说,前者是为要建造人的王国,后者是为兴旺神的国度。

有人说,神只有一个儿子,最终却让祂成为一个传道人。保罗也曾这样勉励门徒:“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”(参《林前》14:1),他也引了经上一句感人的诗句:“报福音传喜信的人,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!”(参《罗》10:15

原来,讲道是个最崇高的呼召,传道是每一个基督徒的首要。而语言是福音的媒介,学习修辞是基督徒终生不可或缺的一个任务,诚如保罗在《歌罗西书》所写的:“我们传扬祂,是用诸般的智慧劝诫各人,教导各人”,这诸般的智慧不就是修辞吗?

讲话人人都会,讲道好像也并不困难,然而讲才知不足,比如笔者,作为牧师,讲了这么几十年,却发现愈讲愈困难,愈说愈紧张,每次上台都有如赴沙埸的不安和难堪,也有如入虎穴的兴奋与惊险,如果一篇道救了人灵魂,便有如得虎子般的狂喜。

讲道是我们终生的学习。金沙出自沙石,为神学会说话,这事值得我们尽全力去做。因为严格来说,基督徒只有两种:一是传道人,一是预备当传道人。

祷告:天父,保罗鼓励我们要羡慕做先知讲道,要用诸般的智慧劝诫人、教导人,求你让我们在这事上不懈怠,赐给我们从你而来的智慧,学会说造就别人的话,把人完完全全地引到你面前,阿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