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月8日 底波拉 ── 一位刚强的女性士师

经文:士师记四1-10

1以笏死后,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。2耶和华把他们交给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手中;他的将军是西西拉,住在夏罗设‧哈歌印。3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,因为耶宾王有铁的战车九百辆,并且残酷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。4有一位女先知底波拉,是拉比多的妻子,当时作以色列的士师。5她住在以法莲山区拉玛和伯特利的中间,在底波拉的棕树下。以色列人都上到她那里去听审判。6她派人从拿弗他利的基低斯把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召来,对他说:「耶和华-以色列的神吩咐你:『你要率领一万拿弗他利人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。7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战车和全军往基顺河,到你那里去,我必把他交在你手中。』」8巴拉对她说:「你若同我去,我就去;你若不同我去,我就不去。」9底波拉说:「我一定会与你同去,然而你在所行的路上必得不着荣耀,因为耶和华要把西西拉交给一个妇人的手里。」于是底波拉起来,与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。10巴拉召集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,跟他上去的有一万人。底波拉也同他上去。

当一个恶性循环不断地重复的话,这代表着甚么?代表这群体没有学到功课,也没有检讨,更没有在失败里自我反省!

细心观察《士师记》第四章,开始的时候就令我们惊讶 ── 在以色列受欺压长达20年这一个如此重要的历史时期,上主竟然没有呼召、拣选一位年轻力壮、有智慧又有能力的男性士师来拯救以色列民;相反地,祂却竟然透过两位女性将以色列暂时带离开这困境。

第三章记载俄陀聂之后,以色列国太平40年(三11);以笏之后呢?国中太平80年(三30)。稍为心水清的话,我们就明白:这说明了以色列并不是在战乱之中,以致所有领袖都死去!若是如此,值得思想的是:到底领袖们哪里去了?甚至第4节说底波拉「当时作以色列的士师」这一语提醒我们:底波拉并不是因以色列人向上主呼求,然后上主兴起来拯救他们的;事实上,底波拉早已被拣选作以色列民的士师呢!

底波拉是一位怎样的领袖?根据4章5节的记载:「她住在以法莲山区拉玛和伯特利的中间,在底波拉的棕树下。以色列人都上到她那里去听审判」;毫无疑问,她是一位在当时备受关注的人物。这一经文的有趣在于这「底波拉的棕树」── 一个以色列人听判断的地方,仿佛有一种地标的感觉,并且,整幅图画极有可能是一群以色列男性在听一位女性的判断呢!

圣经作者在显示底波拉的能力的时候,事实上亦没有忘记她的限制 ──「(她)是拉比多的妻」。的确,在底波拉的时代,不管女性的能力有多大,她们仍然是要透过丈夫的名字才能让人认识;同样地,其后第17和21节,圣经作者也是如此以她的丈夫希百来介绍雅亿。

第6-10节让我们看到:虽然底波拉的角色十分重要、虽然她承诺会与巴拉一起去打仗,然而,真正在战场上杀敌的,仍然是巴拉,而不是底波拉。事实上,旧约圣经里往往将女性与战地完全分隔,意思就是:圣经只会对男性在战埸上的忠勇善战加以描述,但对女性的英勇许多时候都只字不提。因此,我们可以见到巴拉是真正打仗的,即使后来杀死夏琐王的雅亿亦不是在战场上将敌方的大将杀死。

《士师记》作者要在这里突显出一个重要的主题 ── 在底波拉作士师的时代,由如此一位女性作领袖,这绝非士师时代的正常规律;并且,不是一位,而是两位,因为,其后还有雅亿。

思想:

「国中太平80年」(三30),但却没有领袖!在太平之时,没有人愿意起来承担责任;在混乱之际,试问还有「挺身而出」的人吗?圣经没有描述底波拉的才干,甚至让我们见到了女性领袖的一些限制;只是,她就是如此地走出来,在一个缺乏领袖的时代,承担这绝不容易的使命。

我们愿意走出来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