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14日 不白白领受上帝的恩典

林后六1-10

1我们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,不可白受他的恩典;2因为他说:「在悦纳的时候,我应允了你;在拯救的日子,我帮助了你。」看哪,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!看哪,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! 3我们不在任何事上妨碍任何人,免得这使命被人毁谤;4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:就如在持久的忍耐、患难、困苦、灾难、5鞭打、监禁、动乱、劳碌、失眠、饥饿、6廉洁、知识、坚忍、恩慈、圣灵的感化、无伪的爱心、7真实的言语、神的大能、借着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、8荣誉或羞辱、恶名或美名。我们似乎是诱惑人的,却是诚实的;9似乎不为人所知,却是人所共知;似乎是死了,却是活着;似乎受惩罚,却没有被处死;10似乎忧愁,却常有喜乐;似乎贫穷,却使许多人富足;似乎一无所有,却样样都有。

保罗在以上一段颇长的经文中(二14-五21)已为自己的事奉作出一个神学论述,指出新约的职事是大有荣光和盼望的,纵使参与在这职事上的人常常经历挫折、困苦和患难,同时又要面对别人怀有敌意的质疑、中伤和指责。作基督的特使是充满挑战的,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和浪漫,要坚持走下去,竭力完成上帝所托付的责任,事奉者需要有同行者支持和信任外,思想上也要清楚知道自己所做的是一件怎样的事情──上帝究竟要通过我们达成甚么?祂有甚么计划、意图和期望?人有甚么支援和帮助呢?结果将会如何?当事奉者开始思想这些问题时,神学论述就发挥作用,它帮助我们完整地思考各个与福音相关的问题,并尝试提供有圣经根据和融贯一致的回答。每个事奉者、传讲上帝话语的人都需有一个扎实的神学论述或理解,好让自己每时每刻定睛在三一上帝身上,只要认定一切都是出于上帝,任遭何事都不必惊怕了。

虽然信心坚定,知道一切都是出于上帝,保罗也需要为自己的行程、遭遇、诚信和资格作出辩护,好使他这个人不会成为别人与上帝和好的一个拦阻。「我们不在任何事上妨碍任何人,免得这使命(或职事)被人毁谤!」(六3) 不错,既然一切都是出于上帝,就没有甚么事情可以拦阻上帝的工作。「若是这些人闭口不说,石头也要呼叫起来。」(路十九40) 然而,上帝也乐于让人参与事奉,为祂作一点事。「一切出于上帝」和「我们与上帝同工」(六1)两者是没有冲突的。为此,教会里面流行一种说法,指出「百分百是上帝的恩典,百分百是人的作为。」在笔者看来,这个说法虽然肯定了人与上帝同工的一面,却在「百分百」上把人的作为、贡献过份夸大,以致听起来人与上帝在拯救一事上平分秋色。对保罗而言,一切都是出于恩典,人与上帝同工是恩典,人有甚么作为也是出于恩典、为了回报恩典而己:「我们与上帝同工的也劝你们,不可白受他的恩典。」(六1) 究竟收信人领受了上帝甚么恩惠呢?保罗在六2引用赛四十九8进一步指出,「在悦纳的时候,我(上帝)应允了你;在拯救的日子,我帮助了你。」当我们翻阅以赛亚书四十九章,就知道上帝在那里向祂的仆人以色列作出应许,说要保护他(他们),还要借着他(他们)施行救恩,作万邦之光。然而上帝的仆人怎样看自己呢?在上帝面前,他说:「我劳碌是徒然,我尽力是虚无虚空。耶和华诚然以公平待我,我的赏赐在我的上帝那里。」(赛四十九4) 可见,一切是出于上帝的恩典,没有所谓『百分百人的作为』。在上帝的恩典里,人在祂的拯救行动上有参与的机会,但是无论人作出多少努力都好,若不是有上帝的恩待,人的劳碌都是虚无虚空的。为了不白白领受上帝的恩典,人需要为上帝做一点事情,但不是人的手脚停了下来,上帝的拯救计划就受到阻碍、破坏。上帝的作为与人的作为是处于不同水平的。

为了回报上帝的恩典,保罗除了尽努力剔除任何绊脚石外,也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上帝的用人/仆人(servant)。保罗在上文用了不少笔墨为自己的事奉、品格作出辩护,都是一种表明的方式。这里,保罗一口气罗列出不同的名词,来表明自己在哪里显出是上帝的仆人,有些同苦楚有关(患难、困苦、灾难、鞭打、监禁、动乱、劳碌、失眠和饥饿),有些同生命素质有关(廉洁、坚忍、恩慈、圣灵的感化或在圣灵里、无伪的爱心和真实的言语),有些则同事奉的能力与果效有关(上帝的大能、仁义的兵器、荣誉或羞辱、恶名或美名)。保罗认为这一切足以表明他是上帝的仆人,并且是人人知道的,无须逐一解释。总之,一切不要凭外貌看事情:「似乎不为人所知,却是人所共知;似乎是死了,却是活着;似乎受惩罚,却没有被处死;似乎忧愁,却常有喜乐;似乎贫穷,却使许多人富足;似乎一无所有,却样样都有。」(六9-10) 究竟谁是上帝的仆人?是保罗?还是那些推荐自己、凭外貌夸口的人呢?保罗在这里用自己的「往绩」让哥林多信徒看清楚,也间接地挑战那些质疑他的人拿同样的「履历」出来,互相较量一下。

思想:

上帝乐意让祂的儿女们与祂同工,我愿意为主摆上自己吗?为了耶稣基督的福音,我可以怎样避免做出妨碍人的事?我在哪些方面上可表明自己是上帝的用人呢?关于新约的职事,我有一个清晰的神学论述吗?